Silmarosse

脱发咸鱼。
“我看到赭红的泥土上他的银币冷酷地闪烁着。”
精神斯特拉斯堡人

【silm】Zoroastrianism -拜火教-

<American Gods>  paro

CP: Feanaro Curufinwe/Arakano Nolofinwe(斜线不代表上下)  芬熊年幼(bu)设定

 @Fëanáro中土漫游者  拖了好久而且还只写了个(很OOC的开头),土下座

 

Summary:

  Feanaro没想到出门买点士力架都能遇到他的信徒,更没想到被人崇拜的感觉这么讨厌。

 

 

*一*

  

  Feanaro Curufinwe是人们最常用来称呼他的名字,Feanaro自己也欣然接受。他是个不具名教派的主神,在其他传说里则扮演各种其他角色,比如半人半神的英雄,比如魔鬼的首领(在这个故事里他的七个儿子是他作恶的帮凶),有一个英格兰作家认为他是精灵,出生在人类之前,是不老不死的种族。这都无所谓。他是个拥有优秀技能和丰富知识的神,不必为了日渐减少的信徒而担心。他现在是个珠宝设计师,这是他在尝试过各种工作找到的最优选择,可惜,因为他过于优秀的才华,他从来没法从事同一行业超过二十年。

  两天前的预订他已经设计完了。那是块蓝宝石,颜色偏浅,有点儿像青色。客户要求设计一个戒指,但是Feanaro设计了一个吊坠。他把图纸发给客户,并且发邮件给对方说他认为自己做出了完美的设计,任何改动都是对自己作品的亵渎。邮件发出去了,Feanaro想起来自己已经30个小时没吃饭(虽然事实上他不用吃饭),决定上街买一桶士力架。

  “嘀”,出门前他的手机响了一下,是Makalaure,他的二儿子:“爸爸,我的乐队这周末会经过你住的地方,双胞胎说他们也会来。”Feanaro回复他:“到了就来我的公寓找我。另外告诉双胞胎不要再留上次他们来时那个发型。”Makalaure立即回复了,快得仿佛不需要打字一样:“对不起,我现在正忙,您可以等我的电话。”Feanaro冷哼了一声,放下手机下楼。电梯里一个年轻的女人一直在惊疑地打量他,出了电梯,他觉得大楼保安也用惊讶的目光看他。Feanaro决定不予理会。到了街上他终于明白原因:现在是零下三度,但是他看上去活在三十三度。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想,我在各种神话故事里早就出尽了风头。他步行了三分钟,到达了一家便利店,他推门进去,一阵热浪袭来。他走到食品货架前拿了一桶士力架和五包方便面,转过身来向柜台走。这时他看到冷柜前有人在挑选冰激凌,选了三大盒哈根达斯,顿觉自己之前得到的那种惊疑的目光非常不公。他这么想着,那人仿佛感受到他的目光(因为体温很高,所以Feanaro的目光一直很灼热,字面上的意思),回头看了一眼。Feanaro觉得他的眼睛就像他刚刚设计好的那个吊坠,但是很诡异的,这两块吊坠现在正放出惊喜的光芒。

  “你是Feanaro!”人类说,声音压得很低,不过一个神绝对能听见。Feanaro这才发现虽然这个人类很高,但是他其实很年轻,看起来比双胞胎还要年轻(区别是双胞胎只是看起来很年轻)。“你是谁?”Feanaro问他。“你为什么要吃这种方便面?”Feanaro可以说清楚地看到了对方眼神里流露出的嫌弃。“你为什么要吃冰激凌?”他这么问,没听人类的回答。“我叫Arakano.”我不关心你叫什么。“我是你的教徒。”我不关心你是谁的教……

  “你是我的教徒?”

  “是的。”

  “这就是你对待主神的态度?” 
  
  “您觉得我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您需要我帮您付账吗?”Arakano的眼睛里明明白白地写着“虽然您要买那种垃圾来吃”。

  Feanaro再次冷哼了一声。天知道,其实他并不是经常会像故事里说的那样冷哼的。他把钱递给店员。Arakano在他后面,他明显地感受到三大盒哈根达斯放出的冷气。该死的,他想,我真该庆幸我是个信徒稀少并且正日渐稀少的神灵。

 

  -TBC-

 

 

 

评论(25)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