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arosse

脱发咸鱼。
“我看到赭红的泥土上他的银币冷酷地闪烁着。”

关于正剧向脑洞《Proudest》的前言,文风奇异瞩目


    前言

    在中洲历史必读课本《精灵宝钻》中,我们可以了解到,Finwe与Indis的长子Arakano Nolofinwe的生平。尽管只是一个简洁的、不确定的、Noldor视角的、被人类记录后的版本,缺失了大多数平静美好的时光,只剩下伤毁的版本,不过我们必须认识到,一部史书,尤其是一部必读课本,鲜少有费尽心思和文采去描绘那些【不重要】的平和时辰。而问题则在于,被记录下的【重要】内容中所表现的一切意志,都是从最初的【不重要】的年月中生发出来并逐渐变得坚定而伟大的。

    导致的问题就是,至少在Nolofinwe身上,一种强烈的矛盾。

    而略微完整的选修课本《中洲历史》中,这种奇异的矛盾则因为记载的完善而更加凸显出来。更为奇异的是,《中洲历史》中的记载本身与精简版的《精灵宝钻》中的记载之间亦有矛盾。这当然可能是记载的错误或是说Noldor添加了自己的理解,导致这些精灵的史书成了“赝品”,精灵的行为和意志被记录者的意志所掩盖了。更有可能的是,作者、一切荣耀的归属者J.R.R.T,对于过于久远的设定已经遗忘,而按照不同时期的不同理解作出了不同的设定,他勤恳忠实而坚毅的儿子,Arda世界的继承人C.T却因为不明白父亲的某些未能言明的用意而不得不将所有的设定都整理出来,归纳在《The History of Middle-Earth》。

    所以,我们所看到的Arakano Nolofinwe模糊了,令人费解了。他对于他那骄傲又热烈的兄长Feanaro Curufinwe究竟是何种情感,他是不是一个富于心机的政治家,那些对兄长的【妥协】与【宽恕】究竟是否出自真心实意,而他疯狂的举动,两次,跨越坚冰海峡,在黑门前对Bauglir的挑战,怎么会由一个父名为Nolofinwe的Noldoran做出,更不要提饱受讨论的,他对于Maedhros出让的王冕的接受与《中洲历史》中记载的,他对王位的野心。

    尽管不情愿,但我依旧接受了《中洲历史》中的记载与说法,出于某种尊重。并且我将所掌握的一切资料,包括《精灵宝钻》、《中洲历史》、同人文和同人文作者们的讨论,整合起来,以我人类的目光斗胆揣测,最终以《Proudest》为我的结论。

    一切荣耀属于J.R.R.托尔金。

    并向C.托尔金致敬。

    献给我的朋友,至今不肯学习中洲历史的Asphier.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