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arosse

脱发咸鱼。
“我看到赭红的泥土上他的银币冷酷地闪烁着。”

Proudest<<----第一章(2)

第一章(2)

食用说明:

1、芬熊依旧不在……

2、有奇怪的小言风格请注意

3、作者学生狗。更文速度是三十多个太阳年过冰海,你们懂得。

4、作者已发起土遁术……

 

“父亲:

    我可能要过很久才能回到您的身边。

    安好。勿念。”

    下面是Feanaro的署名,他写的简略又潦草,而且似乎有几处的用法与我所知的Rumil的用法不同。好吧,不论怎么说,Finwe也不会介意的。他确实很爱他的长子,在我的灵魂和躯体都滞留在罗瑞安花园的时候,他常来坐在我的身边,除了悲伤,我可以从他的身上觉察出喜悦与温情的情绪,在梦神的领地这些情绪通常显得尤为明显,而且还拥有不同的色彩——悲伤是彷如天空的蓝色,而喜悦则是一种闪着光的金色,是的,正是Laurelin的光芒的颜色。那时我常常看到浅蓝与金色交织杂糅在一起,化作一片朦胧的、浅淡的,又拥有醇浆班厚重质感的流动着的晕。从这些色彩的包围里,我能读到的是生命之爱,那真的是一种非凡的慰藉,我的家人用生者的爱慰藉了我孤独冰冷的死亡。

    现在这份安慰逝去了。幸运的是我获得了Varie所赐的自由,可以用亡灵的视角再次见到他们,我的儿子和我的爱人。我亦步亦趋地跟在Finwe身后,方才,他收到Feanaro的信件后无所表示,不过微笑着叹了口气。现在他正沿着王庭的长廊漫步,独自,在一片双树交辉的柔光中。我在他的右边,感受他的衣袍拂动带来的微风。偶尔的,他的发丝因Valinor的暖风而摇动,有几缕拂过我眼前,是那种遗传给Feanaro的鸦黑色。突然,我很想握他的手。就像很久以前那样。我们一起经过王庭长长的走廊,我在他的右边,他的衣袍经常蹭到我的,在那上面,在那深蓝的、仿佛夜幕下奎耶维能湖光的锦缎上,我曾以银丝描绘过鱼鳞微波,我曾以白钻坠饰银色星辰,我还曾试图以水晶的曲线模仿那位未曾来到蒙福之地的歌者的灵犀嗓音。而我的衣袂纯白。彼时他的发丝摇动拂过我眼前;而我的亦如是。

    在那时他常常握住我的手。我们沉默。

    就和现在一样。我真的向他伸出手去,然后……然后我探看到他手上,一枚冰凉的、银色的指环。Indis的,也是Finwe的指环。

    我无有形体的手指,停顿在他的指环上。虚无的冰凉从我的指尖触电般沿着手臂上升,忽然地,点燃了我心头的火炎,烫伤了我的胸口。

    Indis和Finwe已结为夫妻。

    Miriel Serinde,如愿以偿。

    我站在原地,Finwe的手指在我的手指上留下了细微的,温暖的触感,然后这触感转瞬即逝。他顿住了。仿佛察觉到什么,向我,向他的右边转过身来。

    “……是你吗?”

    是谁。

    “……是你吗?”

    “Miriel?”

    是我。

    “Miriel?”

    是我。是我。是我!

    “……”他凝视着我,他的右边,然而他的目光没有焦点……我忘了,他现在所凝视的不是我,而是一片虚空。

    我看着他,他慢慢转过身,没有走动,只是沉默地站着。我沉默地看着他。仍然地,站在他的右边。

    多年以后,我在Varie的殿堂中曾看到所有织锦中的一幅,那是Elu Thingol与Melian在南艾尔莫斯的相遇,在他们相遇时夜莺歌唱,星轨流转,森林波涛微漾。而他们默然无语。

    我曾想过。

    Finwe.

    ……Finwe.

    -TBC-

评论(8)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