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arosse

脱发咸鱼。
“我看到赭红的泥土上他的银币冷酷地闪烁着。”
精神斯特拉斯堡人

Proudest<<----第一章(3)

食用说明:

1、本章芬熊终于出生

2、本章最后一段可能会引发大量争论,LO主知道。但请看文的亲们不要着急,LO主的后文会帮您解释这一问题的。但是,请大家不要介意一点,那就是LO主的芬熊对于读者来说可能会雷;没有办法,这就是LO主作死一定要把中洲历史里说芬熊心机的那一段和文景宝钻里的芬熊结合在一起的结果T-T;但在没有认识到LO主本意前,可不可以先不要和LO主撕【这句小小声】?LO主不胜感激的说!

3、有一个私设,LO主非常私心地把芬熊的出生时间放在了银树光照之下,因为银树和月亮颇有渊源,而芬熊率领族人在月亮升起时穿过冰峡,踏上中洲,他们的影子被拉得很长。

4、就是这样,龟速更文学生狗参上

 

  (3)

    没有过多久我就知晓了这个消息,Indis的头胎女儿降生后,现在她也要迎来自己的第一个儿子了,然后或许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甚至更多,啊,那么Finwe的愿望终将实现了,尽管他的第一个妻子叫他失望。

    Indis也不会像那第一个妻子那样,承受不住自己孕育出的火焰而选择背叛与死亡。她当然是可以承受的。在她那柔美的脸上、在她修长的腰肢中她蕴有一股力量,让她显得可敬又可亲的正是这一股力量。是她自己高贵的出身和她所经历的无与伦比的福乐赋予她的。是的,我现在不得不承认,【她是比我高贵】。

    王庭里繁忙起来的日子很快到来,我仍然记得那是Telperion的银光刚刚亮起的时候。一刹那间,所有的侍女仿佛都涌进了Indis王后的宫殿,Finwe立刻就到来了,只能站在门外,就像当时Feanaro降生时一样——只是……只是在我弥留之际,Finwe被允许进来向我道别。

    这一事实竟然让我无动于衷。
    
    不出多久,她的头生子便从她的卧室中被抱了出来,啊,那真是个柔软可爱的小东西。不算胖,肤色很白,眼睛尚未睁开,但眼线很长。我揣度着他会像她还是他的父王,似乎与后者相像的可能性更大些,酸涩的意味似乎出现了,但我努力不去想它。Finwe Noldoran匆匆从侍女的手中接过他,我清晰地看到他喜悦的神情,他已经是第三个孩子的父亲,但他希求多子多孙!那喜悦在他的脸上添了光亮,仿佛双树金银之光交辉的时刻,祝福与至美笼罩着葱茏美丽的精灵家园。

    有那么一个时刻一个想法在我心中萌生,我想离他很近地看看他的眼中究竟倒映着谁?!是我,还是Vanyar族的王后Indis?他灰蓝的双眸中究竟是怎样一番景象啊!又是一瞬间,我知晓了答案。在他与她互相宣誓,结为夫妻时,他的眼中只会有她——这想法虽是显而易见的事实,但我几乎忽略了他接下来的话:

    “我的次子,Noldor与Vanyar的血脉,我将为他起名为Nolofinwe,愿他的睿智如蒙福的光辉长久照耀于Noldor一族。”

    他微蹙着眉,喜悦中显现出一位君王的尊严,当然,还有骄傲,那在Finwe家族血脉中流传的骄傲,在我的儿子Feanaro身上以更灼热的方式体现出的骄傲。哦,是的,和见鬼的Indis结婚有什么益处呢?她身上有着退让与含蓄、谦和诸如此类的美好品质,但并不会让她的儿子有所改变,至少是这一个,Nolofinwe,不,他最起码会和他的父亲一样骄傲,而Feanaro,简直是可爱的傲慢无礼,不很一样,但并无本质上的不同。

    孩子的母名也很快会被宣布,侍女从王后的卧室出来,向王通报了她的口信。

    “Arakano,”Finwe略微沉吟了一下,说道,“那么这就是他的预见了,一个智慧之子,高贵的领袖。”他停顿了一下,这话里的不详意味连我也没有察觉,连我这个已经看见不幸的人都没有察觉,而Finwe接着说道,“这正是我希望的,他会成就伟业——并辅佐他的兄长成就伟业。”

    后来我坐在Vaire的殿堂里完成那些织锦,我总会想,Finwe Noldoran,你这个骄傲的家伙,最后还是低估了你儿子们的骄傲;你和你的族人——我也是其中之一——fea里的确燃烧着火焰,但有什么火焰比Feanaro Curufinwe的更加伟大,又有什么火焰比Arakano Nolofinwe的更加炽热得令人痛苦。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