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arosse

脱发咸鱼。
“我看到赭红的泥土上他的银币冷酷地闪烁着。”

【宝钻温馨小故事系列】三个朋友的故事

食用说明:

    1、有原创人物,但不是重点,嗯

    2、故事的述说者Galadhwen是诺多精灵,尽管她有个Sindarin名字

    3、她的养女Celebros真的是个辛达精灵,所以也有个【作者摸鱼的】Sindarin名字

    4、其实内有《哈扎尔辞典》梗

    5、本文时间为第三纪元末期Galadhwen与Celebros乘坐航船前往西方

 

 

【三个朋友的故事】


    “我给你讲个故事,Celebros,我亲爱的。”Galadhwen说着,把手放在精灵女孩的头顶上,小女孩有一头丰美的银发,正如她的名字所描述的那样。

    “关于我们从何来,又要到哪儿去。”

    “很久很久的远古时代,那时候你的Galadhwen养母还没有出生,甚至她那从未谋面的父亲也没出生的时候,那时候有一片星光下的土地,这土地上有一个湖泊,湖水如同深蓝的绸缎,其上点缀着白钻般的星光。

    “就在湖边,有三个精灵率先苏醒了,从长长的、甜美的睡梦中。这三个精灵一个金发、一个黑发:我的头发的颜色、一个是银发:正如你的银发。他们醒过来,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成为了朋友。你知道,成为朋友在那个时候总是很简单的:刚从一无所有中走出,他们开始尝到自由的滋味,而自由的滋味正是孤独的滋味、所以,他们首先想到用这种方法、简单易行,去克服孤独。

    “这三个朋友,互相赞赏,又互相扶持。他们当然各有各的不同:第一个是最白暂优雅的,他每天思考这样的问题,那就是他为什么会无故醒来呢?是什么的恩赐让他存在?而他,苦苦寻求这些问题的答案。

    “第二个朋友,也就是黑发的那个,认为他现在所做的就是他过去的答案。也就是说,他注重着自己的当下的存在,并且认为他存在的原因就是他所做的一切,他是为了做这些而来的,他是为了自己现在的意志而生的,而不是凭借任何恩赐。他每天都在研究他所降生的这个世界。

    “关于这个精灵,我们还有一件他的奇遇要说。有一天他正在研究为什么夜莺这种鸟儿的歌声如此动听的时候,夜莺向他开口说话了。夜莺说道:"精灵啊,让我本身来告诉你我的声音为什么动听,那是因为在我出生的时候我就知道,在我的喉咙里被安上了一把金色的锤子,这把锤子不停地敲打着我肚子里发出的声音,所以在一千次的捶打之下,我的音色,不夸口地说,才正如银子一般美丽。"

    “至于第三个朋友,他是他们中最俊美的:不过若说头发,是第一个最光彩;若说眼睛,是第二个最明亮。但第三个朋友,一直想知道自己该去往什么地方:他不考虑自己是怎么来的,既来之则安之;他也对了解透彻这个世界不感兴趣,对于他来说,只要学会欣赏世界就够了。但他觉得,他们不可能总待在这个美丽湖泊的边上。他向往漫游。当然,在他们三个共同的旅程开始之前,他已经探索了这个美丽湖泊边上的整个区域,包括草地、森林和沼泽。他也遇到过一件奇事,在山毛榉树的森林中,他向一株白色蔷薇询问那个他最困惑的问题,也就是他问这朵蔷薇,她既不能移动、不能漫游,那么她将归于何处呢?蔷薇于是回答他说:"我会和另外一株蔷薇相爱,随后甚至在我的凋零之前,我就已经进入了一枚崭新的洁白花苞,那里不仅仅是我的归宿,同样也就是我的爱的归宿了,并且这种爱将会永永远远进入下一枚、再下一枚花苞,我也就在下一枚、再下一枚花苞中走我的归途。首生儿女!我虽然不同于你,不能够随心所欲地游历,但我可以在时间之河中漫溯,并且心安理得,永不停歇。"

    “终于有一天,银发的精灵向另两个朋友提议说:"来吧,让我们去其他地方!管他什么地方,我们出发吧!"

    “他的两个朋友赞同了。第一个是为了找到他心中问题的答案,而第二个则觉得,四处游历、增长知识可以帮助他的创作。

    “所以他们就这样上路了。

    “这一天,三个朋友走进一座森林,那时有许多这样的茂密森林。夜莺在他们头顶上歌唱出那被金锤子锻造出的声音。突然,目光锐利的黑发精灵看到了一个匣子,就挂在他们前方一根低垂的枝条上。他们都无所畏惧,于是去拿那个匣子,并且,他们一起打开了它。

    “于是从那匣子里,奏出了无可比拟的、宏大的音乐。

    “他们怀着敬畏与好奇听着,藉由音符构造的世界呈现了出来,并在他们三个的心中投下三个不同的世界的影像。第一个朋友找到了问题的答案!他听到了名词。独一无二的神祗、他的乐章、座下的使者、美丽光辉的形象,而这些使者个个怀有大能,降临在大海那头的极西之地。这些使者最贴近这个世界的本质。第一个朋友,毅然决定前往西方去寻找他们。他相信自何处来,就当往何处去。

    “而第二个朋友,看到的是动词。于是他也明白了:世界的起始就是创造!创造,我们都知道,这是一个动词。他看到了一个炽热的、火焰一般的形体,不断地用一把金色的锤子打造着世界的原型,随后又用祂那自身所带的火焰煅烧,由是这个世界拥有一层光洁美丽的外壳,包裹其中的是创造本身的意志。而他在矢志于创造时也想到:创造和毁灭是一根枝条上的两朵鲜花。在这时,第一个朋友向他诉说了自己的理解和愿望,所以他也决定,和金发的朋友一起前往西方,他想知道:怎样才能免于毁灭,真正永恒。

    “第三个朋友,在听到第一节乐章时就离开了,他听到的是形容词。形容词!诸如美丽的、可爱的、自然而然的,等等等等;这些词语是各种各样的色彩,在他的心中构筑了一间斑斓的宫殿——银灰色是她的廊柱,新绿、鹅黄和盛夏的翡翠绿是闪耀其上的枝叶穹顶,金色是悬挂了一千盏的灯笼,缤纷的彩色是铺就的石头地板。然而色彩!色彩也只能是色彩,并且无论何时它们也都是一样的。在他看来,这宏大的乐章,与枝头夜莺的啼鸣,本也是同出一源、一模一样的。那么,他宁愿去聆听夜莺的鸣叫。于是他向森林更深处走去,沿着夜莺的灵巧歌声,在林间空地上,见到了一位夜莺般的女子。她拥有夜幕般的黑发,繁星的光辉在她的面庞上闪烁,她噙着一个蔷薇花蕾般的微笑。”

    “后来呢?”Celebros见Galadhwen不再说了,不由急切地问。

    “怎么了?我的小女孩?这不是一个很好的结局吗?”

    “他们都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而且还保有梦。Celebros,”Galadhwen笑了,“这就是最好。也就是我们为什么来,又要到哪里去。”

    Celebros有些懵懂,但还是点了点头。

    Galadhwen吻了一下她的发顶。孩子,你不知道。

    你不知道后来。

    后来呢?

    第一个朋友追求高贵的虔诚,第二个朋友追求伟大的创造,第三个朋友追求自由的心灵。

    然后第一个侍奉诸神座下,族属白暂美丽,他率他们前去征服黑暗。第二个身死于自己的殿堂,无与伦比的珍宝被夺去,至高与至美佚散。他的子孙背负黑暗的誓言与命运,然后燃烧自己走向终结,带着罪恶、伤毁与血火。第三个与埃努族属结合,他的王国留存远古本初之美,他的血脉是首生子女中最美者,并且将永无断绝,而他最终身死非命。

    第三个被第二个的子孙毁去,而后第一个及他的君主的万军将他们的土地消弭。

    随后虔诚的依旧虔诚,高贵的依旧高贵,终年高耸洁白的依旧高耸洁白。

    而火烧的痕迹没于深海,森林枝叶上的星光浮现于波涛;夜莺不见于歌唱之地再西,坚石刀剑的壁垒成为孤岛。

    只留下渐渐失传的歌谣。

    从开始到终结,又从终结回到开始。


    -FIN-


 

 

评论(10)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