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arosse

脱发咸鱼。
“我看到赭红的泥土上他的银币冷酷地闪烁着。”
精神斯特拉斯堡人

【Silm】Lolita(上)【人工造雷飙车预警!慎入!】

食用说明:

1、完全是作者抑制不住内心的洪荒之力想要飙车造雷的产物

2、CP:Annatar/Celegorm

3、Annatar28岁,是个变态,Celegorm17岁,是他的学生,现代AU

4、注意!非常高能!非常高能!相当雷!相当变态!相当可怕!非战速撤!如果你真的能够承受这个拉郎CP,现代AU,《Lolita》风格(虽然并不完全是恋/童/癖),集合了所有雷文的要素的东西,那么可以往下看。如果你执意点开,看了这些预警,仍然觉得承受不了,那就不要大意地挂我吧……

 

“……我想起了欧洲野牛和天使,颜料持久的秘密,预言性的十四行诗,艺术的庇护所,这是我和你唯一能共享的不朽的东西,我的洛丽塔。”

                                                                                      ——《洛丽塔》

    
    
    Celegorm向反手后方跑去,他白皙的、健美的小腿上肌肉凸显了出来,线条紧绷而显得流畅且完美,他的手臂舒展,Annatar知道它将在挥拍的刹那爆发出豹子一般的力量。但他没接到球,网球在场上弹跳了几下,滚到一边去了。

    “操!”Celegorm的声音响彻了场地,一只鸟——也许是喜鹊——飞起来,他尾音的颤动还残余在空气里,Annatar则在他的余音里浑身颤抖。就像春天在知更鸟的宛转中那样,但知更鸟——它们多么一无所知!可是你,洛丽塔,我的洛丽塔,你的纯洁里缠绕着罪孽,不是我的罪孽!这是你的原罪,我的洛丽塔。

    训练结束了,Celegorm向他走来。他的脸庞布满汗水和闪闪发亮的神气,他皱着眉头——啊,那是多么完美的皱眉,既没有令人厌恶的忧郁也没有多愁善感,充盈着Celegorm生机勃勃的微怒与不满,他的眼睛里闪烁的也是这样的神色,他的会眼睛多么浅又多么锐利而美丽!他随意地在离Annatar几步远的地方站定,他的肌肉松弛下来了,T恤懒散地挂在身上,多么轻盈,多么理想,我的洛丽塔。Annatar怀着他罪恶的、虔诚的心,等他先说话。

    “你怎么来了。”他的学生说,不耐烦地、毫不尊敬地说,用手撩开几缕垂到眼前的、微潮的金发。这使得他变成了流光,Annatar想。这个普通的——不、最不普通的男孩是真正的神明,我将侍奉他,他将是我的。他将赐予我奇迹,我会奉献出我一生的爱与罪孽。仔细听好了,男孩;仔细听好了,洛丽塔。折磨你的信徒吧。

    “那么,我不可以来提醒你午后的额外课程了?”他说,声音如此平静,仿佛他——Annatar,只不过是一个因为刚刚上任、而格外有热情的高中语言课程教师。

    “行行好,老师。”Celegorm继续用懒散的、不耐烦的腔调说,他拖长的音调折磨着Annatar,“我离过关不差多少。”

    “那你过关了没有呢?”Annatar微笑着说。当然,我期望你永远不要过关!因为我已经在你那里死去,我必须要留住你。

    Celegorm有些颓丧。但这只不过是、这只不过——这根本没有影响到他的那层包裹着他的、汗水淋漓的生气,这些白色的、晶莹的薄雾总是在恶魔般的时刻聚拢,又总是在恶魔般的时刻散开,前者使他整个人朦胧而闪亮,后者让Annatar的目光实实在在地接触到他的头发、前额、下巴、脖颈、肩膀、裸露在外的皮肤和轻盈的、扬起的衬衫和T恤,这些衣物的存在只不过让Annatar更加渴望。它们如同圣迹上覆盖的那些落尘的传说和时光,迷惑旅人、使他们困顿在其中、用尽一生追求真相。而Annatar明白这些迷雾,就如同他用“洛丽塔”迷惑着心中Celegorm的真相,这些意大利式咏叹让他沉溺其中。洛丽塔,安娜贝尔,安娜-李。

    他们在Annatar的办公室里补习。完全是出于教师充满欲念的内心亟不可待的指示。他们在读——恶魔的介入啊——他们在读爱伦坡。“红色的死神,”Celegorm说,带着困惑的(又是皱眉!)的神态,“表现了什么?”

    他思考着,须臾,被顽劣的想法捕捉了,他渐渐展开一种微笑的、邪恶(多么邪恶)的神态!他的灰眼睛变深了,嘴角挂着恶作剧的弧度,他凑近Annatar,问:“这个红色的死神……”手指在书页上滑动着,“是不是表现了作家对于年轻的表妹兼妻子的病态而深切的爱?你说过爱情会炽热致死嘛,Annatar.”这圣洁又罪恶的尾音。

 

想要看飙车现场请私信我,我被lof和谐了

 

 

    -TBC-

 


 

评论(20)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