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arosse

脱发咸鱼。
“我看到赭红的泥土上他的银币冷酷地闪烁着。”

食墨者(1)

*李贺&加布里爱尔-加西亚-马尔克斯,也许并不是CP向(?)

*短小

 

    

      一

    

    加布里爱尔在船上醒来,难以想象窗外是河流还是海洋。死亡的腐臭侵蚀着亿万公里远的星辰,它们渐渐腐烂,表层的岩石和贝壳脱落,变成流火坠落在深水之上。这些贝类的残骸体现着它们生前的色泽,点亮了青色的水母,橙色的水母,紫色的水母,疏忽一亮之后,星球的尸骨沉底,青铜的地壳因此而微小地颤动。加布里爱尔看到星球旋转,河流弯曲,而霍乱萦绕在死神的镰刀上,他则进入了死亡的迷宫和陷阱,夏季的暴雨和秋海棠的开花——种种的幻象……它们吸引着他,他则不停向前,在礁石处拐弯,在急流中挣扎,逃脱各种阴险的漩涡,追逐白色山茶盛开【注1】的这样一个隐喻,直到猎人最终在迷宫的尽头将他捕获。这个关乎死亡的游戏自降生已经开始,陷阱层层铺设,出口仍然隐藏……

    “我们到了!”一个大嗓门说,“下船吧,小子,一个故事一天,我们谈好的,你的故事已经用完了。”

    “我将找到新的故事,直到它们足够供我返航。”加布里爱尔对自己说。

    土地已经很古老。加布里爱尔凭借脚下的触感判定了无数次腐烂。它们很厚实,这是那些远古时代的灰尘;至于酥松如粉末的,是中古时代的尸骨;软绵绵的,尚未完全腐朽;最上面一层踩上去仍有咯吱咯吱的轻响,这就是说,骨殖还在锲而不舍地诉说。加布里爱尔知道,它们最喜欢谈的是自己死亡的经历,仿佛将生前人世的一切都已经忘却,死后的世界在大地上都是相同的。

    骨头的窃窃私语指引着旅者。加布里爱尔沿着它们的指引走过了二十七扇门。第二十八扇门【注2】半掩着,也许是一个故事,也许是别的什么,这像是一个等待的暗号。加布里爱尔推开了门,熟悉的气息再一次到达他的鼻端,这气味他闻了无数遍,这是霍乱,这是月亮的影子,是银光闪闪的一尾鱼,是烈酒,是地下咯吱作响的谈话,是一个先兆,以鲜亮和迷惑性的方式到来。

    而一个年轻男人向他走来。他有消瘦的面庞和身躯,手指长如鹰爪,他的眼睛阴郁,眼神却明亮,如同鬼火以燃烧尸身存活。他的皮肤苍白泛青,萦绕着矿石和草药味。他像一个疯狂的炼金师,像一个盘桓人间的鬼魂,像一个死后世界的化身,像一个艺术的代表。这年轻男人看到加布里爱尔,相当了然。

    他说:“你来了。我已经让死亡等待了很久。”

 

    -TBC-

 

    注释:

    1、白色山茶:见马尔克斯《霍乱时期的爱情》,代表“真挚的爱情”。

    2、二十八扇门:李贺终年27岁。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