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arosse

脱发咸鱼。
“我看到赭红的泥土上他的银币冷酷地闪烁着。”

食墨者(2)

*其实是我最后的一点存稿了我会说?

*考前发疯般攒人品,全是旧物

*再次警告:主要角色马尔克斯&李贺【并不是cp向,放心

 

    二

    

     诗人至今还记得第一次品尝墨汁时的感受。那天天气阴沉,天垂黑色云层如同三千里大鹏展翅,六月大风托举其下;潮湿令地下骨殖咯吱作响地颤抖。药墨令他痛苦,它让他的血液和情绪终于在他废弃已久、几近生锈的血管中汹涌,从那时起它们就在寻找一个出口,没有一秒不渴望着离开他荒草丛生的躯壳。他在一阵灼烧般的心悸中清醒,恍如重生;他脆弱不堪的躯壳里承载着浪花如雪的狂妄的河流,它咆哮着冲出他的喉咙——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深红色的血。从那时起他的血液被意象染色如同枫叶被时光影响。在春天的夜晚,他的血液泛青。从那时起他迷恋起倏忽降临的一切悸动,从秋蝶偶尔的振翅,到冬雨敲打在枯荷的骨头上。从那时起他开始害怕难以挽回、无休无止、毫无灵感可言的腐烂;以及进入荒野般的遗忘。

    “我向你坦诚,我的确恐惧一些东西。”这时他们已经行走在了青萝摇曳、土花蔓生的原野上。露水崭新。晨间光芒苍白。诗人随手撷取一支多汁的草茎,紫红色的花朵柔软地垂着。然而诗人却像是作一个试音,乐章静候着。于是旅行者也没有言辞,在沉默中他们倾听了一会儿风与草叶的低语。“这些低语,它们毫无意义。”诗人突兀地说。此后一切又归于沉寂。

    “你追求的爱情是什么?”加布里爱尔问,“难道它的草叶如此丰美而茂盛,难道它柔美如兰花,难道充盈着它的光芒如同晨曦吗?”“不。”诗人说,“这与爱情没有必然的联系,爱情对于我……仅仅与灵感有关。如同风,灵感穿过草叶时尚且微渺如萤火,然而它最终会喷涌而出,力量足以撕裂几千里厚重的层云……这种种丰美与茂盛,在我看来甚至不如幻境……因为这是不属于我的,我几乎生来就没有拥有它的资格;但我仍有属于我的东西:丰茂的人间和现实将我拒于门外,而我的财产、我的幻想中,即使荒原也更为葳蕤而青苍。”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让微笑降临了。

 

    -TBC-

 

 

评论(3)

热度(20)